票房之王十年变迁:周星驰退出,陈思诚登顶,贾玲成女导演第四

  • 时间:
  • 浏览:14

资料来源:人工智能财经

作者:罗华生

除了史上最强春节结束之外,还创下多项历史记录:单日票房破10亿,首周末票房领跑全球,陈思成成为中国第一位票房过百亿的导演;第一任导演贾玲也凭借《你好,李焕英》成为中国票房最高的女导演。总票房78亿元的完美结局,将2021年票房预期提升到3335.47亿元的新高度。

在摆脱去年临时撤档阴影的同时,这个“一年中最重要的文件期”的恢复也为自己的带动效应正名。a股市场开盘后,影视公司都报了大幅上涨。而陈思成、贾玲等新生代导演继Xzhong、冯小刚之后,依靠春节成功。在近10年最强春节的催化下,中国电影的权力结构也迎来了新的变化。

谁是新的票房之王?

根据猫眼研究院的数据,2021年春节总票房达到78.25亿元,观影人数达到1.6亿,均创下新纪录。由于美国市场尚未复苏,也是目前全球电影市场最好的水平。这个票房数字甚至超过了疫情前,2021年前两个月中国电影总票房已经超过100亿元。

此前由于疫情和“除夕夜”主动权的改变,有人认为今年春节票房可能不如预期。很多电影人也选择在网上全方位宣传,避免2020年春节期间临时撤档造成的公告损失。然而这个预测在元旦《唐人街探案3》票房破10亿的时候被打破了。长期积累的观影热情被大片带动,现场过年也给很多一二线城市的电影院带来了实惠。电影院的火爆一直持续到复工的第一天。

2021年为期7天的春节,一共上映了8部电影,包括奇幻、喜剧、悬疑、动画,这是很多影院管理者眼中不可多得的“一家人”阵容。其中《唐人街探案3》一度受到大多数人的青睐,在系列第二集获得了33亿元的高票房。然而元旦豆瓣和社交媒体口碑禁播后,《你好,李焕英》成了春节最大的黑马。

改编自同名小品,《你好,李焕英》是演员贾玲的第一部作品。在正式上映之前,贾玲对这部电影的票房并没有很高的期望,甚至谦虚地说票房冠军一定属于《唐人街探案3》。然而这部关于亲情的喜剧片上映后,却获得了春节最高分。元旦第六天,其单日排片和日票房突破《唐人街探案3》。

截至目前,2021年春节票房排名分别为《唐人街探案3》、《你好,李焕英》、《刺杀小说家》、《熊出没》、《哪吒重生》、《侍神令》、《人潮汹涌》。《你好,李焕英》票房已经突破32亿,仅次于《唐人街探案3》的37亿。与往年相比,《你好,李焕英》并没有因为《唐人街探案3》的超车而脱颖而出。但这也意味着剩下的六部电影的编排和生存空间被两部大片缩小了。

自冯小刚农历新年开幕以来,2010年后,随着中国院线建设的加快,春节期间看电影逐渐成为一种习惯。2013年,《西游降魔篇》开启了春节档的大繁荣,一举将《新天生一对》年的票房纪录5000万元提高到12.46亿元,从而打开了“春节档”的招牌;之后的2016年,《美人鱼》在春节期间获得了33亿元的票房,成为内地第一部票房超过30亿元的电影,这一时期也逐渐成为大片竞争的重要战场。

去年由于疫情,很多春节档大片被临时撤档,导致行业进入寒冬。今年的春节摊位为市场注入了活力。其中,北京文化和万达电影是大赢家。虽然前者,作为produ

票房导演,贾玲则成为首位票房过30亿的女性导演,这一纪录目前已仅次于好莱坞的4位女性导演。另外,陈思诚父亲担任法人的北京壹同传奇影视文化有限公司是《唐人街探案3》的出品方,而贾玲旗下的大碗娱乐也参与了《你好,李焕英》的出品。

史上最强春节档权力交接,导演平均年龄40以下

不过,今年春节档的热闹,也反衬出去年春节档的悲凉。尤其是在去年,大年初一,7部电影同时撤档,影院预售票房一度超过4亿,最后又悉数还给了观众。许多靠卖爆米花周转资金的影院没能撑到解封。还有很多院线员工转行做了外卖和微商,以至于今年春节档期间人力成本陡增,反映在了高昂的票价里。

也因为这一点,有说法认为,《你好,李焕英》和《唐人街探案3》的崛起,是喜剧片在这个特殊时期的胜利。经历了过去一年疫情的压抑,观众的观影热情达到顶峰。同时,在春节档这个特殊档期内,喜剧对于观众的吸引力无形中被放大。这也是为什么,同样是导演饶晓志的作品,《无名之辈》在当时能够逆袭拿下8亿元票房,而《人潮汹涌》虽然处在春节档,但其题材却并不在强调“合家欢”的春节期间占优势,也因此,其排片和票房至今均处于艰难爬升阶段。

春节档对于一年来说,向来有开门红和风向标的双重意义。1997年,冯小刚首开贺岁档。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由于影院建设速度未能覆盖到二三线城市,观影习惯尚未建立,贺岁档以横贯年末到春节假期超长待机。这期间也有类似于《英雄》这样的大片,创下票房神话。但直到《西游·降魔篇》在春节期间上映,这一档期才真正开始拉动全年票房,并在之后因国产电影的数量和质量齐上升而呈现高速增长。

过去10年里,春节档是折射中国电影市场的一面镜子。纵观历年春节档的票房冠军,2019年、2018年分别是《流浪地球》和《红海行动》,这两部电影将主旋律与类型片、电影工业化进行了完美结合。而在《战狼》后再次押中票房冠军,北京文化也在这年的春节档完成了从文旅公司到电影公司身份的转变。

而在这之前,周星驰才是春节档的最大玩家,先后与华谊兄弟、光线传媒合作,多年把持春节档。《西游·降魔篇》、《美人鱼》和与徐克合作的《西游·伏妖篇》,都曾创下新纪录。这些讲述视觉奇观的影片,曾经是中国观众一度难寻的工业化水平高度成熟的类型作品。而随着老一代电影人的逐渐淡出,在内容供给空前丰富的情况下成长起来的一批年轻观众,对于电影的叙事模式、工业水平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然而,去年北京文化因高管举报暴雷、华谊兄弟靠卖画回笼资金、万达电影预计亏损60亿元,春节档的交替不经意间反映出中国电影的沉浮与变迁。疫情的阻碍在去年让电影产业断臂求生,也将改革这个命题更直观地推到行业面前。

在这个命题下,这个最强春节档也在尝试带来一些新的气象。陈思诚与贾玲作为新人导演,接过资深导演的导筒。而沈腾、王宝强和刘昊然等演员也成为百亿票房俱乐部的新成员。即使是剩下的几部中腰部电影,其导演年龄也均在40岁左右。中国电影权力结构正进一步朝年轻化洗牌。

春节档的试炼,能否助力这批新的电影新贵完成资本累积,其结果还有待观察。在《唐人街探案3》前,陈思诚便已表态不再亲自执导下一部《唐人街探案》系列,而将精力转移到自己开发的新系列《外太空的莫扎特》中,这部电影预计在今年暑期上映,此外,这个拥有产品经理思维的电影导演还试图效仿漫威,打造“唐探宇宙”。而大碗娱乐还有一部《暴走神捕》预计在今年上映,但贾玲本人并未参与这部电影。

不过,有人得意,就有人失意。在去年一批撤档又重新定档的春节档影片中,《唐人街探案3》是唯一坚持到今年的影片。其余当时被抱以高期待的大片,如《夺冠》、《姜子牙》、《紧急救援》等,后续票房成绩均未达到起先在春节档给出的预期。而华谊兄弟的得力干将冯小刚,在前年推出《只有芸知道》后便告别了贺岁档。

而在《囧妈》开先河以6.5亿卖给西瓜视频后,徐峥团队至今则对其仍讳莫如深,今年春节档,他也未有任何“囧”系列新作上档。被陈思诚领先一步成为百亿票房导演后,徐峥的全部精力都放在2022年的春节档上,其监制加主演的《我心飞扬》已经提前定档在2022年春节档上映。可以想象,新一年的春节档又是一场鏖战,而中国电影能否重生,也许那时才能有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