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民主党不然逼迫太甚 包括美国真要脱轨了

  • 时间:
  • 浏览:4

[正文/观察者网专栏作家雪夜公爵,重庆大学经济研究所研究员]

当英国人在1814年烧毁国会大厦和白宫时,没有全球广播。2021年1月6日,特朗普支持者闯入国会大厦。在各种媒体的关注下,世界各地的人们都能够在美国权力中心目睹这一幕。

随着更多细节和进展的出现,我们可以就这是如何发生的以及如何结束进行一些讨论。

特朗普的支持者聚集在首都,没有即兴发挥。

特朗普本人已经在12月30日表示,他将在6日前往集会与支持者会面

与之前11月14日和12月12日的两次集会相比,最大的区别在于特朗普参与组织了这次集会。集会地点设在白宫南面、宪法大道北面一个面积52公顷、21万多平方米的椭圆形公园内。特朗普演讲的讲台是当天早些时候安排的。从讲台正面安装大面积防弹玻璃的细节来看,是提前准备和规划好的。

会议网站,视频截图

从时间上看,原发言时间是11: 00,但不知怎么的直到11: 58才开始。总统车队到达后,特朗普的核心工作人员和家人都在场,这凸显了特朗普阵营对这一事件的重视。

从演讲内容来看,特朗普宣称永不放弃,永不服输,并列举了选举中的各种所谓变态现象,与他11月3日以来的说辞并无二致。

有两个新内容最打动作者。首先,特朗普呼吁副总统伯恩斯利用他作为监督者和歌手的角色,直接决定归还宾夕法尼亚州等关键州的选举人票。这样,共和党控制的宾夕法尼亚州议会就可以重新选出支持特朗普的选民。其次,特朗普提到演讲结束后会和支持者一起去国会山。

至于第一点,其实伯恩斯前一天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他无权单方面决定归还选举人票(这涉及到宪法解释,确实有模棱两可的余地,但伯恩斯确实需要归还至少三个州的选举人票)。但是特朗普在明知彭斯已经拒绝了的情况下,仍然在自己成千上万的支持者面前再次提出,客观上让这些支持者产生了只要有足够压力,就仍然翻盘有望的错觉。

第二点更让人吃惊。在前面的分析中,作者指出特朗普的选后对抗策略包含上限和下限。上限是他本人不会采取任何行动激化支持者,下限是他永远不会承认失败,拜登通过正常选举程序入主白宫。这样,局势不会大规模失控,对美国整体政治结构造成不可挽回的影响,同时也能不断凝聚支持者的热情。

当特朗普说要和他的支持者一起去国会山的时候,作者忍不住马上填了一张特朗普带领步行向国会进军的图。要知道,从会场到国会山只有2公里。不过从该处讲话的上下文来判断,特朗普的本意应该是想让自己的支持者到国会外围,去声援当天会在国会计票现场内部提出反对意见的共和党议员,并没有要率众冲击国会的意思。

从后来的实际情况来看,特朗普本人真的是在开空炮。如果特朗普本人表面上有所收敛,那那天别人的发言都是火药味。特朗普的儿子在演讲中呼吁“为特朗普而战”,而前纽约市长、特朗普的私人律师Dzhuliani则呼吁决斗来决定选举结果,并表示这关系到美国未来是否会有公平公正的选举。

这样,客观上,这些支持者就有了一种崇高的感觉,他们都是民主的守护者,觉得他们不仅在捍卫特朗普,也在捍卫美国的民主制度。

特朗普公开向支持者喊话,“夺回国家”。视频截图

特朗普从12点左右开始讲话,到1点10分左右结束,正好是国会开始唱票程序后10分钟。这一系列操作难免不让民主党怀疑他确实真有冲击国会的意图,同时还得到了联邦政府内部一些人的配合。

否则就很难解释为什么在集会日期早就确定,而且当天还是确认拜登当选的最后关键一步的情况下,国会山周围不仅警力薄弱,而且也没有设置高大的围栏。事后公布的一段视频显示,在通往国会大厦西侧的一处通道口,现场只有4、5名警力,围栏高度也只到人的腰部上面一点,很容易就被特朗普的支持者们给突破了。

另一个加剧民主党方面怀疑的细节是,特朗普在其支持者进入国会大厦24分钟之后,才发推表示希望其支持者不要为难国会山警察,并保持和平。3:13分的另一条推特也只是号召其支持者保持和平,不要诉诸暴力。两条推特都没有要求其支持者退出国会大厦。4:17分发表的录播讲话虽然要求其支持者回家,但也没有任何谴责的言辞。而且特朗普新任命的代理国防部长还拖延了启用国民警卫队的时间。

虽然从2:15到4:30这一段时间内气氛一度非常紧张,还有一名支持特朗普的退役女兵被国会山警卫枪击身亡,但随着联邦调查局的准军事部队和国民警卫队部署到位,国会大厦内部很快被清场,特朗普的支持者和媒体记者也很快被驱赶到了远离国会大厦的街区。

无论特朗普在6日当天是主观真想冲击国会,还是极限施压放空炮的剧本脱稿,客观上其支持人群确实没有被控制住。国会大厦内的所有议员们渡过了一个惊恐不安的下午,美国内部的动荡也以一种史无前例的方式呈现在了全球观众面前。

一片混乱的场景,美联社报道截图

鉴于现在双方矛盾正在向着尖锐化、极端化的方向快速发展,这里就涉及到第二个关键问题,整个事件会如何收场。而这个问题又包含两个子问题:第一,如何确保拜登顺利上台;第二,如何安置特朗普。

关于第一个方面,美国决策层行动还是非常迅速。为了避免夜长梦多,6日下午,佩洛西等人就宣布国会在当晚8点会重启选举人唱票程序。期间虽然在亚利桑那州和宾夕法尼亚州的唱票过程中仍然有为数不少的共和党议员,特别是众议员反对,但最终在7日凌晨4点的时候还是得以确认拜登以306张选举人票胜出。

作为配合,为了防止特朗普继续通过自媒体发布可能引起动荡的言论,推特在6日当天将特朗普禁言12个小时,脸书则在禁言特朗普24小时之后宣布永久封停其账号。

为了对特朗普进一步施压,在确认完选举人票之后,民主党的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和即将上任的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舒默就在7号公开呼吁立刻将特朗普解职,也就是希望副总统彭斯能够通过宪法第25修正案来解除特朗普的总统职务,否则就将启动对特朗普的第二次弹劾。

特朗普在压力之下,于7日晚间在推特上放出了一段讲话。其中,特朗普180度大转弯,不仅谴责了6日攻入国会大厦的暴力和破坏行为,还说是自己下命令启用国民警卫队驱散了“闯入者”,并且会惩办违法分子。尽管在讲话中,特朗普没有提及拜登的名字,但承认国会已经确认最后的胜出者,自己将确保一个平稳、有序的权力移交过程,呼吁各方团结一致应对疫情和重建美国经济。最后也不忘对其支持者喊话,表示知道他们对选举结果失望,但美好的征程才刚刚开始。

如果说在6号,特朗普还有过突破自己策略上限的一丝念头,指望能够撞大运翻盘。7号的这个视频就显示他已经回到了之前的轨道,而且想在维持基本盘的基础上,对民主党做了更多让步。这其中的潜台词无非是想表明民主党方面之前想动用第25修正案或者弹劾的做法都没有必要。

本来事情发展到这一步,第一个子问题就已经相对顺利的得到解决,拜登将能够顺利就职。

但没想到到了8日,形势就有些风云突变。首先是特朗普在早上9:46分发推,大意是投票给他的7500万爱国者会在未来持续发挥影响力,并且不会任由摆布。紧接着一个小时之后,在10:44分又发了一条,宣布自己不会参加拜登1月20的就职典礼。

特朗普的表态

那么这样问题就来了,特朗普在1月20日当天会选择干什么?他会以什么方式离开白宫?他的支持者又会选择干什么?

民主党方面的回应也非常迅速。在得知彭斯回应自己无意动用第25修正案之后,佩洛西在8日白天表示如果特朗普不立即效仿尼克松那样辞职,就会快速启动对他的第二次弹劾。同时佩洛西还和参联会主席米利取得联系,确保特朗普不会任意动用军事力量和核按钮。

推特同时也快速跟进,在8日晚上宣布永久封停特朗普的账号,理由是避免被特朗普用来煽动暴力。谷歌也在8日晚上将特朗普的支持者们广泛使用的社交媒体软件Parler做了下架处理。相当于全面限制了特朗普及其支持者之间的沟通渠道。

虽然美国的主流媒体语焉不详,但互联网上关于1月17日特朗普支持者会发起武装抗议的消息却甚嚣尘上。最新的民调显示18%的共和党人支持6日的国会山行动,7500万的18%就是1350万。这些人中哪怕就是1%决定在1月20日又前往首都,就有13.5万人。而且现在各种右翼电台的内容都是在指责民主党双标,愤懑的情绪还在共和党支持者中不断蔓延。

依照笔者的判断,佩洛西对特朗普不辞职就弹劾的施压方式走的有些急了,将和平过渡和安置特朗普这两个问题纠缠在了一起,大大增加了解决其中任何一个问题的难度。

现在可以明确的是,既然彭斯目前表示无意动用第25修正案,那么摆在特朗普面前就有3条路:辞职,被弹劾,或者坚持到1月20日。

期待特朗普主动辞职基本上是镜花水月。就像国内网友总结的那样,哪有“臣等正欲死战,陛下却先降”的道理。特朗普可以在压力之下呼吁其支持者回家,可以在推特被封禁之前发表录播讲话表示愿意进行和平权力移交,但如果主动辞职,就突破了他维持自己支持者凝聚度的下限,属于彻底投降,政治自戕。

而且就算特朗普辞职,其支持者是否就能立即作鸟兽散也是未知。尼克松辞职是因为有“水门事件”的实锤,现在佩洛西在没有抓到特朗普煽动攻击国会确切证据的情况下就呼吁特朗普辞职,只会有火上浇油的效果。

10日播出的《60分钟》节目中,佩洛西展示了遭破坏后的办公室

如果特朗普不辞职,民主党想通过弹劾让其下台的想法也不太现实。在众议院民主党依靠其简单多数,倒是可以通过弹劾条款,但参议院最后定案却需要三分之二多数。以民主党、共和党现在50票对50票的局面来看,民主党很难争取到足够多的共和党参议员反水,因为所需至少17名反水的共和党参议员日后都会成为特朗普支持者的靶子。

南卡参议员格莱厄姆就是因为在6日的后续选举人唱票过程中和特朗普划清了界限,结果在里根机场被特朗普支持者呛声为“叛徒”。有了这个前车之鉴,其他共和党参议员从自身的政治前途考虑,很难跨出与民主党共同弹劾这一步。

而且特朗普如果真被弹劾,以一个带罪总统的身份下台,就会面临更多的民事和刑事诉讼。佩洛西通过一个基本不可能实现的方式来高调施压,只会加剧特朗普方的危机感和不安情绪。在这种压力之下,特朗普会采取什么激烈手段,都更加不可预测。

本来在特朗普已经表示愿意进行和平权力移交的情况下,民主党最好的策略就还是通过“围三缺一”的办法,既压制国会、联邦政府和民间支持特朗普的力量,稳定住军队,但也不过分逼迫特朗普,给他一条看到生路的希望。这样既可以保护拜登顺利上台,防止鱼死网破,也可以在特朗普离任后,通过笔者之前指出的各种司法途径,或松或紧地约束特朗普的政治影响力,让他从美国政坛上缓慢地淡出。

现在国会山警察总监和众议院、参议院的警长都已经辞职。民主党如果就此打住,将国会大厦被攻破定性为中层官员失职,那么双方就还有缓和的空间。如果民主党继续穷追猛打,想追究特朗普的责任,就会逼迫特朗普祭出各种荒腔走板的招数,比如自己赦免自己。而且对特朗普而言,即使自己逃过再次被弹劾,坚持到1月20离任,最大的隐忧还是无法保证在自己离任后不追究。

无论造成国会山被攻破的真实原因是什么,现在的情况是双方都被拖入了一个子弹上膛、走钢丝的危险局面。6日的事态已经表明特朗普并不能完全控制其支持者的行为。一旦一方的升级施压行为被另一方解读成为解决终局的“胜负手”,整个局势就可能快速进入交替升级恶化的死局。现在特朗普声称要自建媒体平台,拜登和共和党参议员克鲁兹以及霍利的骂战也都已经升级。最后何去何从,美国局势会脱轨到哪一步,今后几天双方的互动会给出答案。